不當演員又如何,她放棄五光十色的演藝工作,改用一支筆來對抗邪惡,簡直不能再好了! - gohong01

今天故事的主角是她,66歲的Lois Gibson。

 

Lois Gibson年輕的時候,一直以為自己會當一個演員.....

她生得美,熱愛藝術,少女時期就獨自一人來到洛杉磯打拼,終於在20歲出頭時當上了一名舞蹈演員,偶爾能上電視。

 

Lois曾經參演過大明星勞勃·公尺契的電影,她在電影海報裡演一具屍體,雖然角色很不起眼,但Lois很珍惜。

 

當時的Lois還是一位小有名氣的模特兒,給《花花公子》等雜誌拍海報,她的風格性感又優雅。

 

時而又俏皮時尚。

 

那時的Lois,每天夢想著自己能在影視圈出人頭地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就算未來成不了大明星,成為一個能有點戲份的演員,也不錯。

 

但在1972年的某個夜晚,改變她一生的意外發生了......

當晚,Lois一人獨自在公寓裡,突然有人敲門,門外人聲稱自己是她鄰居,想請她幫點忙。

Lois有些疑惑地打開門,是一個她從未見過的男人。

男人一邊說話,一邊作勢要往她家裡進。

Lois想讓他出去,結果男人猛地闖進去,關上門,然後狠狠掐住Lois的脖子,幾乎讓她窒息而死。

在一片混亂中,Lois被強暴了,之後又遭受了虐打。

 

過了好一會兒,罪犯才離開。Lois倒在血泊中,眼眶裡都流出鮮血,浸濕她的脖子...

「到那天,我第一次意識到:原來人的生命,可以被從沒見過的陌生人掌控生死,而他們也毫無這麼做的理由。」

她在2017年的金氏採訪中回憶道:「世界上就是有這樣一些人,非常非常壞。」。

Lois在案發後,因為覺得丟臉,也害怕社會的指責,她沒有選擇報警。

當時她以為,這件恥辱的事可能就這麼過去了...

但過了6週,當Lois開車不小心開錯街的時候,她突然再次遇到了罪犯!

這個男人在陽台上被一群警察逮捕,罪名是非法攜帶毒品。Lois一眼就認出他,她這次不想忍氣吞聲,直接告訴警方,這人是個強姦犯。

 

他們來到警局後,Lois驚異地發現,警官從一沓文件中拿出一副畫像,看上去就是強姦犯的臉。

警官告訴她:「這種叫罪犯畫像(forensic art)。」

原來,此人是一個連環強姦殺人犯,在被施虐後,倖存的姑娘們根據記憶,向罪犯畫像師口述他的長相,一點點做出這幅畫。

這次逮捕,發現人臉和畫像完全對上了。

罪犯最後得到他應有的懲罰,而Lois經過此事後,她有了一個堅定的想法:她也要當罪犯畫像師,阻止未來更多的罪犯。

21歲那年,Lois辭掉模特兒工作,離開洛杉磯,來到德克薩斯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學習美術,獲得學位。

 

畢業後,她又去聖安東尼奧的河濱步道,給遊客們畫肖像畫,累積經驗。

 

在這裡,她畫了3000多張人臉,對不同人種、不同年齡的人的面部特徵,更加熟悉。

 

到1982年時,她覺得自己準備得差不多了。

Lois搬到休士頓,通過種種努力,經過FBI的犯罪畫像考核,終於進入休士頓警察局工作。

 

事實證明,Lois非常有天分,她的第一份罪犯畫像,就幫警察成功抓到罪犯。

當時休士頓出現一起命案,恰好有一個目擊者在場。

案發後,目擊者被帶到Lois的畫室裡,他整個人極其激動,不停地哭喊,歇斯底里無法鎮定。

Lois溫柔地安慰他,然後從斷斷續續的話中得到有效訊息,包括罪犯的種族、年齡、髮型,和臉部特徵。

當一些外貌特別微妙,或者目擊者也說不清的時候,她拿出一些人像畫冊,讓他指出是哪種類型的鼻子、眼睛。

 

最後,Lois再把所有訊息整合起來,按照腦中浮現的那張黑暗中的臉,畫出來。

 

這張畫是長這樣的:

 

其實...剛開始Lois也很不自信,畢竟是新手,結果在畫像被電視新聞播出後,罪犯的室友看到,馬上就認出來。

他趕緊給警方報警,警察最後在罪犯的衣櫃裡找到一把帶血的刀,和他沾染鮮血的內褲。

因為Lois的畫像,罪犯在最短時間內被成功逮捕。

Lois見過很多目擊者和受害者,因為案發時間很短暫,加上人們非常驚恐,其實大多數人都記不清罪犯的長相。

但Lois仍然能準確地畫出人像,她有兩個小技巧:

1、問目擊者,罪犯的頭髮長什麼樣。

Lois開玩笑道:「所有人都記得罪犯的髮型,因為人總是喜歡關注別人的頭髮,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上高中時總是心不在焉。」

頭髮是人們一晃眼記得最清楚的東西,不同的頭髮也能暗含一些容貌特徵。

 

2、問目擊者,罪犯當時是什麼表情。

「很多人都說,我記不清,我真的不記得他的臉。

但是我問罪犯表情的時候,很多人都能清楚地告訴我。那種鮮明的表情其實在案發那瞬間已經刻在他們腦子裡,最後通過回憶表情,能一點點地把整張臉帶出來...」

 

比如發生在Paul Deason警官身上的案子。

 

Deason是一個身體健壯,性格開朗的警官,他一天晚上巡邏的時候,看到一輛很可疑的車。

Deason讓司機拿出駕駛證,結果司機瞪著他,突然下車,然後猛地掏出手槍,對著Deason的頭和背部開了兩槍!

 

此人名叫Donald Eugene Dutton,是一個在逃罪犯。其實Deason警官並沒有認出他來,罪犯完全是自己做賊心虛。

罪犯開完槍後,只見警官昏迷倒地,然後他重新坐上車,故意碾壓了警官,並且用車拖行他18公尺!

罪犯以為警官肯定死了,一般人都會這麼想....

但Deason警官不是一般人,他過了一陣子,自己清醒過來,顫巍巍地爬起身報警。

 

等到Lois見到警官時,他痛苦又無奈地說:「我真的不記得他的臉,我什麼也沒看清。我就只看到他的槍。」

Lois安撫他的情緒,告訴他他一定能活下去,然後問道:「那你記得他當時臉上什麼神情嗎?」

Deason想了想,說了一句Lois難以忘掉的話:「他猙獰得像一條鯊魚,好像世間所有事情他都不管不顧,毫不在意。」

這句描述在Lois的腦海中自動畫出一幅畫,通過慢慢地引導和詢問,最後的畫像是這樣的,和真人照片相差無幾。

 

在畫像放出三天後,Dutton就被逮捕了。

從1982年到今天,Lois畫過7000多張罪犯畫像,通過她的畫像,警方成功識別751個犯罪分子,並且為超過1266個罪犯成功定罪。

 

在她的辦公室裡,滿是自己成功抓捕後罪犯和畫像的剪報,對Lois來說,它們就是最高榮譽。

 

因為751和1226這兩個數字,Lois在2015年獲得金氏世界紀錄,成為「全世界幫助識別罪犯最多的畫像師(Most criminals positively identified due to the composites of one artist)」。

 

憑著出色的犯罪畫像能力,Lois成為了這個領域最頂尖的專家。

她自己開了教授犯罪畫像技術的學校,每年培養20多名有天分的學生。比如以色列首位犯罪畫像師Gil Gibli就是由她培養出來的。

Lois還經常能收到受害者和目擊者們的感謝來信。

 

但Lois的能力還不僅限於犯罪畫像。

當孩子們出現意外時,Lois也負責為受害者畫像,詢問全社會是誰家孩子被謀殺,或者被綁架。

在2007年,Lois畫了一個被殺小女孩的畫像就流傳到網上。

在千里之外的俄亥俄州,女孩的祖母看到畫後一眼認出是自己的孫女,最終這個訊息幫助警察查出誰是謀殺女孩的兇手。

 

Lois還曾經幫忙在二戰中經歷過猶太人大屠殺,痛失親人的人們畫出他們的父母、孩子。

當時因為戰亂,所有的照片都被丟失,畫像是他們唯一的慰藉...

 

Lois還能幫助父母尋找失蹤兒童。

看著孩子們小時候的照片,Lois能畫出他們失蹤多年後成人的樣子。

 

最成功的例子是「Tina Shiets弟弟們的失蹤案」。

1963年4月6日,Tina的媽媽因為車禍去世,留下自己和兩個弟弟。

Tina被外婆家收養,兩個弟弟被送到孤兒院,當時一個1歲,一個2歲。

Tina很想念他們,於是從她16歲起,就不斷地尋找他們。

 

她根據孤兒院給的訊息來到弟弟們養父母家的地址,結果發現早已搬走。

只有一個鄰居記得養母的名字,Doris Cindle,根據這個名字,過了整整8年,Tina才和她聯繫上。

結果Doris Cindle說她只照顧了兩個男孩2年,之後他們被一對密西根夫妻領養走,她也不知道對方叫什麼。

線到這裡就斷了,Tina很崩潰,

但幸好,Doris Cindle有幾張男孩們的照片,根據照片,Lois畫了他們成年後的樣子。

 

結果,在畫像被電視台播放的當晚,密西根夫妻的親戚馬上撥打熱線電話,和男孩們的生父取得聯繫。

過了幾分鐘,Tina就和闊別多年的弟弟們通話了!

幾週後,三人重聚維吉尼亞州,成為一段佳話。

 

而這一切,都靠Lois的一張畫...

 

雖然Lois已經到能退休的年齡,但她不想停止畫畫,對她來說,不管是幫助抓捕罪犯,還是幫忙尋人,都是很有樂趣的事。

「只要一支畫筆,就能阻止罪犯,保護更多的人免於受我當年受過的痛苦,我覺得這很棒。」

「我不會停止畫像,我的餘生都會繼續這樣畫下去...」

 

加油吧,Lois!

npnt

喜歡?給個讚吧 :)
網友推薦

熱門關鍵字:

康福開發設計股份有限公司 硬化地坪 地坪處理 混凝土硬化地坪 混凝土硬化工程 拋光地坪 混凝土磨石地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