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癡呆老父親」常獨自在房裡「講手機」,有天趁他不注意偷看「通話紀錄顯示」,竟是...... - gohong01

這天早晨,受公司指派,肖凱前往黎城洽談一筆生意。誰知火車還沒開出一站地,便接到了妻子趙梅打來的電話——老爹不見了!

肖凱聽得心頭一哆嗦:一早上班時,老爹還沒起床。這才過了兩個小時,怎麼會不見?不等詢問,趙梅的大嗓門又傳了來:「都怪你,出門不鎖門,害得我找到現在都沒找到,腿都跑斷了!」

幸好出差坐的是火車,不是飛機。車到小站,肖凱箭步跳下,坐計程車往回返。這一路,手機一直緊貼耳根,等趙梅的消息。可趙梅除了哭就是埋怨,始終沒老爹的消息。肖凱越發著急,不停催促司機快點,再快點。司機被催煩了,硬邦邦回道:「我這車安的是輪胎,不是翅膀。想快,你打火箭去!」

肖凱的老爹今年76,身體還硬朗,只是記性越來越差。醫生說是患了老年健忘症,盡量別讓他單獨出門,以防走丟。三年前,母親去世時拉著肖凱的手再三叮囑:你爹這輩子不容易,沒享幾天福,你可要替媽好好照顧他,別為難著他,行嗎?肖凱眼圈含淚,連連點頭。老媽走後,肖凱就將老爹接進城,住在了一起。妻子趙梅也算個難得的好兒媳,處處小心侍候,沒給過老人半點臉色。不料,最近這段日子,老爹的脾氣明顯見長,跟小孩似的想一出是一出。這不,一眼沒留神,竟然走丟了!



風風火火趕回,剛鑽出車,肖凱便看到小區門口圍了一大堆人,其中還有警察。

不好,是不是出大事了?肖凱不敢多想,拔腿衝去。急不可耐地擠進人群,一眼就瞅見趙梅正一個勁地給警察鞠躬。老爹躲在趙梅身後,窘迫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,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。

「肖凱,找到爹了,是警察幫著找到的。在大十字路口,差點,差點——」

聽著趙梅的哭訴,肖凱不覺嚇出了一身冷汗。大十字路口是這座縣城交通最擁堵的地段,車多的就像蒼蠅撲臭肉。老爹轉了向,紅燈亮了還往前走。要不是交警反應快,後果不堪設想!謝過警察,肖凱拉著老爹往家走。開門進屋,老爹倒也瞧得清火候,悶頭扎進臥室再不露面。肖凱氣鼓鼓地追上去,抬手要砸門,最終卻砸上了自己的腦門,拖著哭腔說:「爹,算我求你了,你就安穩點,成嗎?」

「老公,你別喊了,爹沒事就好——」

「今天沒事,明天沒事,誰敢保證後天也沒事?」肖凱急歪歪地打斷了趙梅:「我們兩個都得上班,總不能天天在家守著吧?你說該怎麼辦?」

這倒是個叫人頭疼的難題。正犯愁,手機響了,是趙梅的大姐。老爹走丟,趙梅急得六神無主亂了陣腳,只好求大姐幫忙找人。聽著趙梅跟大姐通電話,肖凱眼前一亮:對,給老爹買部手機,掛在他脖子上,這樣就不怕走丟了。一拿定主意,肖凱便跑去手機店,挑選了一款抗摔打、功能強的手機,並輸入了自己和妻子的號碼。

「爹,給你打電話的只有我和趙梅,只要響,你就接。記住了嗎?」肖凱接連叮囑了幾遍。老爹翻來覆去地擺弄著新手機,樂得滿臉的皺紋都開了花:「記住了記住了,爹又沒痴沒傻,哪能記不住?」

記住就好。可肖凱還有點不放心,又加了道保險:每天早晨上班,必將房門反鎖。為了不悶著老爹,知道他老人家愛聽京劇,就捧回厚厚一摞光碟,足夠他聽上個一年半載。趙梅心也細,托朋友捎回不少臉譜,供老人解悶。本以為萬事大吉,可半月後的一天中午,趙梅打來的電話又讓肖凱的心一下子提溜到了嗓子眼裡:「肖凱,爹在跟誰通話?我打了幾遍,一直佔線。」
 




不可能,老爹的手機號只有我倆知道。心下想著,肖凱撥出了老爹的號碼。蜂鳴過後,果如趙梅所言:「對不起,你撥打的號碼正在通話中,請稍後再撥。」

又耐著性子等了5分鐘,再次撥打,結果還是佔線。肖凱坐不住了,緊忙給趙梅打。趙梅說,半小時前就這樣。肖凱的腦子裡倏地冒出個不祥的念頭,催趙梅快點回家看看,是不是老爹出了什麼事。10分鐘不到,趙梅回了話,口氣裡滿是驚慌:「你快回來啊,老爹又不見了——」

人沒了影,手機也打不通,真是活活急死人!就在跑得雙腿發軟、急得焦頭爛額的時候,肖凱想到了一個人:大學同學陳勝利。陳勝利在縣警察局刑偵科做技術員,能定位老爹的電話。念及此,肖凱風風火火趕去,央求幫忙。別說,高科技就是高科技,短短數秒,大體方位找到了:人在城東鏡湖一帶!

「謝謝,太謝謝你了,改天我請你吃飯。」顧不上多客套,肖凱奔出門攔了輛出租,和趙梅匆匆趕往鏡湖。坐在車內,趙梅又一次撥出了老爹的號碼。

「肖凱,還在通話中。你說,爹會跟誰嘮個沒完沒了?」趙梅問。肖凱搖搖頭,鄉下的親戚大多已不來往,城裡又沒老友,天知道老爹在跟誰通話。不,出租車剛到鏡湖,肖凱便驚訝地張大了嘴巴——鏡湖附近,有一座陵園,肖凱的母親就安葬在園內。遠遠看去,只見老爹坐在母親的墓前,邊撫摸墓碑邊打電話。

愣怔片刻,肖凱和趙梅快步跑上前,急問:「爹,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?你在跟誰說話?」
 


「我,我……」老爹顯然一慌,忙不迭掛斷電話,支支吾吾:「我沒事,我,我就是想找個人,說說話。」

你找的人,不會是……母親吧?肖凱和趙梅對了下眼神,頓時心慌得要命。母親已經去世三年了,怎麼會和老爹通話?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,肖凱一把抓過老爹的手機,手忙腳亂地調出了通話記錄。僅看了一眼,肖凱就叫出了聲!

那串號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的的確確是母親生前用過的!

「肖凱,你一定看錯了。這都三年了,你的記性哪有那麼好。你別嚇我,我怕。」趙梅臉色大變,語無倫次地讓肖凱瞪大眼睛再看一遍。肖凱強穩心神,抖動著手細看。

沒錯,這個號碼是自己給媽買的,老爹也是在和這個號碼通話,通話時間長達1小時36分!

一時間,肖凱和趙梅都傻了。老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,滿眼內疚,說:「小凱,趙梅,是爹錯了。爹不該到處亂跑,爹這就跟你們回去——」

「爹,媽……媽都跟你說什麼了?」趙梅吞吞吐吐。肖凱從驚恐中醒過神,大聲打斷了趙梅:「你別胡扯,這不是真的!」

記得一年前,肖凱帶老爹去醫院檢查身體,醫生給出的診斷是健忘症,並且會愈來愈嚴重,有可能轉變成老年癡呆,連自己的姓名和門牌號都記不得。像爹這種情況,能記得母親的墓碑不奇怪,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三年過去了,他竟還能一字不差地記起母親的手機號!

「肖凱,不會是,是,是媽叫爹來的吧?」趙梅神情惶惶地掃了一眼墓碑,估計要有點風吹草動,她都會嚇癱在地。

是不是,打一下就知道。肖凱一咬牙,回撥過去。很快,電話里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:「你說,我在聽。」

一經接通,趙梅不由雙腿打戰,緊摀嘴巴連大氣都不敢出。不過,肖凱聽清楚了,對方是個老年女人不假,但絕不是母親!

「你是誰?」趙凱顫聲問。對方沉默了幾秒鐘,反問:「你又是誰?」

趙凱脫口回道:「我是我爹的兒子——」


 


這不廢話嗎?不待趙凱想出更恰當的說辭,對方已打開了話匣子:「你是給我打電話的老人的兒子,對吧?一個多小時前,我接到了這個陌生電話。他開口就說:我知道你累,你好好躺著,我說,你聽。於是,我就一直在聽。既然你是他兒子,那我得說你兩句。你是不是天天把老爹關在家裡,下班回家也和他說不上兩句話?孩子,他說了,你和媳婦好吃好喝好玩地孝敬他,照顧他,他知足,可他悶得慌,就想找個人說說話。他一說就是一個多小時,我沒攔他,也沒插話。他說起了你小時候的事,上學的事,還有結婚後的事,邊說邊哭,哭一陣子又笑。孩子,我也是個老人,明白老人心裡的悶。有時間你多陪陪他,人到老,也就這點念想……」

原來,母親離世後,這個號碼再沒用過,最後自動註銷,不久前,電話那端的老人又碰巧註冊了這個號。聽著聽著,肖凱想起了母親病重住院時的情景。那段日子,老爹從早到晚守在病床邊,他擔心母親累,就握著母親的手一個人絮絮叨叨,有時能說上一整天。醫生說老爹健忘,可幾十年來發生在他身上的每一件每一樁事,怎麼都記憶猶新?琢磨半晌,肖凱終於恍然,這就是一個父親對家、對女兒最深切的愛。

愛,哪容遺忘?一想明白這些,肖凱和趙梅攙扶著老爹回家。他想好了,今後,盡量推掉應酬早點回家,多陪老爹說說話……


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喜歡的話就分享出去吧!給更多人看到喔!

via

喜歡?給個讚吧 :)
網友推薦

熱門關鍵字:

康福開發設計股份有限公司 硬化地坪 地坪處理 混凝土硬化地坪 混凝土硬化工程 拋光地坪 混凝土磨石地坪